f2d9vip

说着,只见白天羽当真准备动手,直接将安杜可给放倒在地,然后一脚踏在安杜可的后背上,双手抓着对方的一直胳膊形成一个角度。只要自己稍稍一用力,那身下的这个家伙的胳膊,就会被自己当场给卸掉。

“唔——”

感受到白天羽的力量,正在传递至自己的手臂上,想到这的手臂即将在顷刻间被对方给折断,安杜可的内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紧张的恐惧感。这种恐惧是在以前没有的,甚至就连自己当初上战场,面对死亡的威胁,也没有过这种恐惧。

因为安杜可十分清楚,自己的胳膊一旦被对方折断,那后半生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。安杜可宁愿在战场上死在对手的刀下,也不愿意残废一生苟活。

“请阁下住手。”

就在安杜可准备接受自己命运的时候,忽然不远处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而那个声音十分熟悉。听到对方的话后,白天羽忍不住停下手中的动作,然后抬头看了对方一眼。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引着几人前来,并且嘲笑自己的酒吧老板马杜斯。

听到对方的话后,白天羽冲着对方微微一笑,然后好奇询问道:“不知道老板突然叫停我,难道是有什么事吗?”

看到白天羽停止手中的动作,马杜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,连忙开口对着白天羽说道:“尊敬的阁下,请不要为难我的朋友们,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。”

白天羽冷笑一声道:“哦?坐下来商量?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刚才对我可是十分不削,而且是叫人来前后堵截我们的,难道们说动手就动手,说停手就停手吗?但凡是对我随意动手的人,都不会有好下场,非死即残。”

听着白天羽的话后,马杜斯整个人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,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一地步。原本马杜斯在察觉到白天羽和小白两人非同一般的时候,就想用利用自己的优势,将白天羽给控制住,以此拷问白天羽的真实身份。

没有想到,这个家伙实力居然这么强,就连自己的两大战士,都不是他的对手,甚至轻而易举的被对方给拿下。眼看一个战友被踢断了肋骨,安杜可还被对方擒获,随时可能会失去一条胳膊,马杜斯忍不住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只见马杜斯身后有两个人影逼近,这两个家伙,就是刚才从尽头处茅草屋里走出来的一高一矮两个家伙。这两个人,在来到马杜斯的身后,并未作出任何的举动,只不过那个又矮又瘦的家伙,冲着马杜斯使了一个眼色,那眼神颇为古怪。

肤若凝脂居家少女闺房写真

而马杜斯在看到对方的眼神后,微微点了一下头,好似同意什么。随即,只见马杜斯再次对着白天羽开口说道:“阁下只要能够放了我的兄弟,我会给一笔钱,另外请去前面,好好设宴款待吃一顿。”

对于马杜斯和自己同伴的举动,白天羽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。别说是他一个人,就算这些人全部一起上,白天羽也不会受到什么威胁。更何况,在自己出手对付这些家伙的时候,小白正坐在自己身后的墙头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切。

白天羽十分相信,只要自己敢受到一点威胁,小白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冲过来,出手制止甚至是帮自己挡下这些威胁。所以,对于那些小动作,白天羽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,更没有放在心上。

白天羽当即冲着对方缓缓开口说道:“呵呵,觉得我很差钱吗?或者是说,觉得我真的欠吃那一顿烤肉吗?我只不过是对于们的待客之道,感到非常的失望而已。没有想到,我们——”

然而,就在白天羽开口之际,突然只见一个黑影犹如疾驰的利箭,直接趁着白天羽说话不备之时,朝着白天羽飞射而来。那速度之快,简直是犹如一道黑影闪现,转眼间就已经冲到白天羽的身边。

甚至那黑影袭来的瞬间,只见一抹寒光,也从黑影的身上掠过。这一看,就是藏有利刃在手,在冲着白天羽袭来之际,暗中出手偷袭。

就在那黑影出现的时候,只见原本一脸担心的马杜斯,嘴角边竟然不自觉的浮现起一丝冷笑。马杜斯十分了解自己的团队,自己是攻击力最强的一位战士,而安杜可是自己队伍中力气最大的大力士。

至于现在出手的合影,则是自己队伍中,身材最为瘦小,但是却没人敢嘲笑他。因为他的速度最快,攻击力超强,能够在人不经意的情况下,直接出手将人击杀。是一位典型的杀手刺客,也是自己当初组建的军团中为数不多的刺客,当然也是最厉害的刺客。

眼下,在自己和对方沟通对话的时候,这么刺客就出手了。只要他能够进得了白天羽的身前,就可以凭借手中的利刃,将白天羽给制服,同时将安杜可给解救出来,那样的话,整个局面的天平就会开始向自己这一方面倾斜了。

眼看着自己队伍中的刺客,就要逼近白天羽的身前,而那个白天羽却是始终没有反应,就这样依旧站在那里,双手擒获住安杜可的胳膊和自己对话。看到这一幕,马杜斯的嘴角弧度弯的更厉害了。

然而,就在那刺客,近身到白天羽的面前,朝着白天羽挥舞手中的匕首时。眼看匕首就要贴近白天羽的颈脖处,可是那刺客的手突然停住在半空,准确来说,是整个手臂被人给从中拦截抓获,再难动弹半分。

随着刺客的身影暴露出来,正与白天羽站着面对面。

看着那黑影现身,白天羽不由得笑了笑说道:“的速度挺不错,刚才在奔跑的时候,为了避免被我发现。所以故意贴着墙边阴暗处朝着我袭来,这样的举动虽然不错。”

“但是却因此拉长了直线距离,导致的攻击延长,还不如直接以直线的方式对我发动偷袭,那样的话,会节省零点一秒的时间。”